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近日傻事

二大爷试图参加老年大学课程,被拒绝,理由是不到年纪不够老。怒而返家练习书法,狂书特书,书毕传家庭群,我等小辈与我爹,纷纷捧场。

审核多见沙雕老铁,有一个拿河豚当鞋刷的,记忆犹新。雕衔炮仗——雕爆了。

沉迷古剑三,与炮哥直播流程。炮哥直播古墓丽影9以报。种地王者北洛与劳拉一百万种死法。打boss前查看小药装备外观支线等级都可以,突然“寻宝可以收获”,等等我先回家收个地。

王狗,双十二抢故宫水墨手表一块,拟作贺礼祝我俩沙雕友谊长存,奈何手速太快忘改地址。本色雕友。

仿佛有毒,想要什么本,什么本就会窗。第三次了。上一本是橘酒太太的《深蓝》,别说了快三年了,我还在等深蓝。

我爹沉迷吃鸡,一日...



真的不是摸鱼去了,真地有填坑,真的,我不知道什么挂件5倍概率也不知道什么体服更不知道什么双十一双十二打折捏脸复刻换季新盒子……就一起吹云图啊!吹爆这次挂件反弹琵琶这一动作啊!

人在世上经行过,不能不好看一回。

每次看GGAD的同人文也好图也好,都会获得极大的震撼,仿佛被灌了一千年的史诗里充沛的情感,被命运、时代、爱恨、兴亡等等沉重的字眼砸得脑壳发痛,眼睛里流泪,如何两人的纠葛情志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仿佛一人便是一个国度,两人合在一起便是世界万物的二极对冲,黑白厮杀,毁灭与重生。他们的言行举止,每一个动作都重逾千斤,每一个眼神都极具内涵。我只要去围观一眼,就仿佛铁钉被磁石吸走,整个人的灵魂都要被他们迸发出的强烈爱憎、百转低回不得言语的恨怨压到喘不过气来。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两个人啊,这可真是魔法师啊,大魔法师啊。

奉劝诸君,去兰州,牛奶鸡蛋醪糟不一定要喝,甜且腥气,还得趁热喝。不如去喝放哈的绿茶甜醅,要冰的。甜醅,比牛肉面更应该称为瑰宝。五泉山广场那家不是正宗的,正宗的在静宁路小吃街。当年谁去兰州谁负责给全宿舍捎奶茶回来,1L的超巨大杯,喝到满足。绿茶甜醅,清甜,有茶味又有甜甜的味道,还有点酒味,一开始喝不出好来,但多饮习惯了就会舍不得。至于甜醅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大概是青稞发酵物?反正一大勺甜醅兑上水,甭管凉热,都好喝的沁人心脾,我们称为:西北式甜酒。

杏皮水也好喝,但是越往西越好喝。兰州本地不出色的。杏干这东西托新疆舍友年年买,比本地新鲜杏更甜更有杏味,核还是甜的。人如果没吃过吊白杏干,感觉真...

卡卡西乞求上天给他一束光,于是他剪了一束鸣人的头发。

答应我,陪我一起吹爆云图2.0好吗?

就会截一些鬼里鬼气的图……

红莲爱火宇智波——麻烦放一下《红莲》
你曾在我眼中栖息二十年之久——卡卡西带土
你来人间一趟,你得见见太阳——天藏大和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佐助鸣人

九喇嘛有话要说可它有话说不出来

或许在遥远的未来,螺旋丸与雷切后继无人,千鸟的嘶鸣比不上炸街的机车,人间不见百豪之印,妙木山湿骨林成为睡前童话故事的舞台,火影们在生死之间的豪言壮语变成民间的俗谚。所有的爱恨传奇终为土灰。


满脑子乱串场的台词。补火影昨夜里到我爱罗被救回来那段,泪流满面。

【APH】【露中/苏中】大劈棺

激情杀人式写作,俗称瞎瘠薄乱写。庆国庆填平发了。

有私设,设“国家意识体们约定好有三天假期,在这三天里他们只是个普通人会做什么”

———————————————————————————————

人死如灯灭。那么国死呢?

一个国家的死亡,绝非是一朝一夕的事,它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如溺亡,如窒息。正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思想家马克思的观点:量变引起质变。要想杀死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意识体——何为“国家意识”?是共同生活在一片土地上具有相似生活习惯和风俗观念以及价值体系的人,他们的这些精神生活和物质世界总结归纳升华凝固,最终化成的东西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杀死国家意识体和国家的方法便明晃晃地摆在了眼...

终于拥有祖玛珑的黑石榴了。

非常不讨喜的香味,所谓不讨喜就是个性独特,鉴于我有蓝风铃的小清新,然后再又有了黑石榴这样沉重的味道,不由觉得这个牌子是真的对口。黑石榴的味道是冬天毛呢大衣的绝佳拍档。让我想起儿时与堂哥捉迷藏,躲进大衣柜里,被爷爷的军装呢子刺到的痛痒感。

啊,还有些像猫叔家的乳香线香除掉了酸味的感觉。

1 2 3 4 5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