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奉劝诸君,去兰州,牛奶鸡蛋醪糟不一定要喝,甜且腥气,还得趁热喝。不如去喝放哈的绿茶甜醅,要冰的。甜醅,比牛肉面更应该称为瑰宝。五泉山广场那家不是正宗的,正宗的在静宁路小吃街。当年谁去兰州谁负责给全宿舍捎奶茶回来,1L的超巨大杯,喝到满足。绿茶甜醅,清甜,有茶味又有甜甜的味道,还有点酒味,一开始喝不出好来,但多饮习惯了就会舍不得。至于甜醅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大概是青稞发酵物?反正一大勺甜醅兑上水,甭管凉热,都好喝的沁人心脾,我们称为:西北式甜酒。

杏皮水也好喝,但是越往西越好喝。兰州本地不出色的。杏干这东西托新疆舍友年年买,比本地新鲜杏更甜更有杏味,核还是甜的。人如果没吃过吊白杏干,感觉真...

卡卡西乞求上天给他一束光,于是他剪了一束鸣人的头发。

答应我,陪我一起吹爆云图2.0好吗?

就会截一些鬼里鬼气的图……

红莲爱火宇智波——麻烦放一下《红莲》
你曾在我眼中栖息二十年之久——卡卡西带土
你来人间一趟,你得见见太阳——天藏大和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佐助鸣人

九喇嘛有话要说可它有话说不出来

或许在遥远的未来,螺旋丸与雷切后继无人,千鸟的嘶鸣比不上炸街的机车,人间不见百豪之印,妙木山湿骨林成为睡前童话故事的舞台,火影们在生死之间的豪言壮语变成民间的俗谚。所有的爱恨传奇终为土灰。


满脑子乱串场的台词。补火影昨夜里到我爱罗被救回来那段,泪流满面。

【APH】【露中/苏中】大劈棺

激情杀人式写作,俗称瞎瘠薄乱写。庆国庆填平发了。

有私设,设“国家意识体们约定好有三天假期,在这三天里他们只是个普通人会做什么”

———————————————————————————————

人死如灯灭。那么国死呢?

一个国家的死亡,绝非是一朝一夕的事,它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如溺亡,如窒息。正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思想家马克思的观点:量变引起质变。要想杀死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意识体——何为“国家意识”?是共同生活在一片土地上具有相似生活习惯和风俗观念以及价值体系的人,他们的这些精神生活和物质世界总结归纳升华凝固,最终化成的东西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杀死国家意识体和国家的方法便明晃晃地摆在了眼...

终于拥有祖玛珑的黑石榴了。

非常不讨喜的香味,所谓不讨喜就是个性独特,鉴于我有蓝风铃的小清新,然后再又有了黑石榴这样沉重的味道,不由觉得这个牌子是真的对口。黑石榴的味道是冬天毛呢大衣的绝佳拍档。让我想起儿时与堂哥捉迷藏,躲进大衣柜里,被爷爷的军装呢子刺到的痛痒感。

啊,还有些像猫叔家的乳香线香除掉了酸味的感觉。

呜呜呜呜天哪,妈妈!我会截图了!吹爆新云图!

一个大理寺不好好办案的故事。

最后两张大概是:贵妃跟着侍卫跑了……或者是贵妃娘娘今天就是要电死你们这些贱人……

【狄盒子成女打光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油光水滑】

【狄尉无差】正溯流光·三

滴滴,大理寺办案!上章和这章写的匆忙了,很粗糙。其实整个故事从沙陀没有死开始,就已经比原作少了很多味道,自己也知道问题所在。啊,我真是个狗尾……

红白师徒设定,裴静暧昧来暧昧去最后没成设定

———————————————————————————————

黑暗中渐渐飘出奇异的味道,药材与香料,时而浓郁时而清淡。

王博的药庐就在前面,一盏孤灯,漫漫水雾中,明润像皎月团团。

不止药和香料。上官静儿似乎还闻到了其余味道,非常非常淡,但是异常突兀,仿佛美人面上疤。她想辨别出这个味道究竟是什么,不由地深吸了一口,似乎是雨后的御花园,又像是纳凉时的水殿,清爽又雍容,像无数场宴会开场前,女官们窃窃私...

永远的破军,永远的白月光。
头是破虏。当年人穷拓破军没有拓破军头。一恍惚两年多了,也还是没有拓……
好了,工作搞完了,游戏玩够了,开始填坑!!!

为了工作正在找各个佛教的资料,看到龙门突然一拍大腿,狄仁杰电影里,龙门这个架势应该是被海泡了吧……别啊!老怪给挪个地方啊!龙门啊!那可是龙门哎!这么大个佛佛,大家搁这儿的,不能泡了啊!

看到龙门夜景的那个灯光,稍微哽噎了一下。有点惊悚。但是想想看,搁在以前的佛像如此五彩斑斓,晴天时应该很远就能看到,那该是多么震撼的景象,毕竟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高楼大厦见得普遍,稍微有点高度的东西,应该都很容易造成视觉上的震撼。

目前去过的佛窟:莫高窟,麦积山,云冈。四大天王有五位,四大佛窟可能也有五个吧……这种冷笑话梗哈哈哈哈。老实说,看佛像还是挺有意思的,我个人喜欢逛庙的,新建的庙不是很喜欢,倒是去过法门

1 2 3 4 5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