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半夜土拨鼠尖叫,剑三要跟狄仁杰联动了???
还说什么!买啊!不买不是双担啊啊啊啊啊啊啊!买他娘的!剑纯号!炮哥!秀姐!啊啊啊啊啊啊啊!买啊!冲呀!

我永远爱红定国!重新变成红定国脑残吹!没有红定国的秀姐,是不完整的秀姐!手动滑稽。
红定国开高画质就会发现,纱质感棒的一批,而且软和轻柔,身上的暗纹花非常精致一点,就是吃亏在重制低画质下看不到,只能看到粉色部分做的敷衍……错怪定国了!
决定再拓个紫色定国。
套了商城红螺母后,最终没忍住又去收了玫红螺母,真好看啊这个颜色,绚烂夺目,生机勃勃,热烈激情。
逐渐闲下来了,可以填坑了……躺平。

买到的书楼吊堂里面的印刷还是装帧有点问题,行是倾斜的……
应该不是故意设计的吧?!我又中奖了?
买巷说,老人火没给我印完。
微笑.jpg

书楼吊堂到货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收到了长评!我的妈哎!这感觉!激动万分!脑充血。给小可爱先刷个秀气。说的挺对的,唐门在我的心里就是忠诚于自己门派,以自己发展为首要任务,至于名声好坏什么的不是特别在意,甚至还有点功过是非待后人评论的感觉,整个门派令我觉得是亦正亦邪,比较复杂。至于唐寻苦和古玳犀他俩对彼此的感情本身有逢场作戏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到后来还是有些许真心的。唐寻苦当时所说的那句话,某种层面也是一种真心相许,在古玳犀眼里他愿意说这样的“傻话”就等于已经非常爱她了,毕竟两人矛盾在那里。她觉得很值了,所以后面要被杀时(当然也是算计)非常从容。
他们俩在整个相遇相识的过程中,都是分裂的,都是一方面有着自己的目的,唐是找出秘笈,...

哇哇哇!这个特别想知道!因为,我只能看到自己是个说单口的∠( ᐛ 」∠)_

La Note Bleue:

讲道理其实我也想知道【。】

一块诶梨:

就,还挺想知道的…

书楼吊堂能能能买买买了!

如题!
选了一个家最近的商家。
其实我要是直奔书城去买,当不住更快。但我怀疑真的有吗???
啊啊啊希望快点发货!


还没有发货,我快要死了,躺平……

我便如嗜血的苍蝇一般,围绕在各处八卦的尸体上,瓜的汁水愈甜,我便愈快乐。表面上我不动声色,评论一句,吃瓜。实际上抱着反转啊!大锤捶死啊!等各种暗暗期盼更热闹点的卑劣心态,它既是好奇促生的,又是看客劣性的浮现。这样的我,与食腐秃鹫又有何区别?难道天//zang 台上的秃鹫就要比野外的更加高贵吗?不,没有区别。甚至不如秃鹫,它们毕竟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是为了活下去。而我只是满足“围观”的欲望。

看抖音里,会有种种对白选段。这种视频有一类发布者令我觉得有趣。那是一些小孩,用芭比娃娃来代替真人出演。我揣测他们可能更喜欢安静的自己一个人玩耍,倾向于独处和内向。甚至我怀疑他们都有会成为作者导演编剧的天赋。喜...

什么曲子你听名字就要落泪了

听完痴情关听艳凉曲,听完艳凉曲听梦迴,听完梦迴听鸳鸯散,听完鸳鸯散听喀秋莎,终于,喀秋莎前奏一响起,泪如雨下。袖子都湿了。忍不住的。
哭的像是二八少女在被窝里悼念未能说出口便夭折的初恋。
中国北方的情人,身白如雪,死亡竟令你如此美丽。
哇哇乱哭,别人春天怀春,我春天疯狂自虐。
闽南语缠绵,温热好似红豆汤,甜,说狠话都带着挽留的意思,欲拒还迎。俄语冷硬里又带着股英雄气概,如果说求人的言辞会不会是带着胁迫的绝望感?
痴情关当初看的时候,青霜台和南冕都不是很喜欢。等多年后回来温习,才觉得这对的苦。梦迴是刚发现好听。与回眸相比,回眸措辞和曲调要更有中国古典的风情,不紧不慢的吟唱,心里的苦痛不是一下子说完,而是一...

又一个春天到了,万紫千红,唯独少了深蓝色啊。

1 2 3 4 5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