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昨天填坑,给一个喵哥起名字,想来个俗气点的,普通点的,路人甲点的,姓用的胡九姓,起完觉得怎么哪里不对,哦,想了想这个充满了60年代风格名字,特么是我院书记啊!
【很好,这个喵哥虐定了。】

评论
热度(1)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