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今日发生一些小事,静下来想完,决定要闭关考研。目前主页坑着的三个中篇:溯流光系列,春花秋月何时老以及点绛唇,将暂停更新。

这三个故事皆有我非常想要写的地方,因此请不要担心我会放弃它们的。但要写它们是非常耗费精力的,尤其是春花秋月何时老,不止正文还有几篇计划好的番外,没有番外的话故事将不会完整。我手速很慢又不想草草了事,所以暂时“忍痛割爱”。

感谢诸位理解体谅。
希望明年可以在成都把这三个故事都完结。
祝大家安泰。

评论(2)
热度(2)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