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看了各种建军大业的段子,笑的不行,想了想要是跟王狗一起去看,绝对也是那样,我内心里得全是波澜,一个劲给她说谁好谁坏不会死的你放心!然后转念一想,她去读研了暂且见不到了,笑着笑着就快要哭出来。

评论
热度(1)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