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人最难过的事之一应该是,长到某一天突然得知发现自己的亲戚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吧。
非常非常悲哀和难过,听了受害者的哭诉,不得不设想自己是否也会遇到。警惕起来,看谁都是敌人

评论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