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睡觉梦见一个设定。
几个少男少女,不知为何突然受到感召般,返回自己以前的读书的初中看看。然后都带上了自己的对象。结果进去后,就被锁在空无一人的学校里。喇叭里说,你们要开始游戏,两人一组。
情侣间,有一个作为“病人”,有一个是“医生”。两个人互相信赖越深,在这个游戏里可以发挥的能力越强。至于怎么结束不晓得,没梦到就醒了。
梦见主角情侣,女孩拉住男孩的手,特别冷静外加冷漠的说,“你是我的病人”拖着走了。
然后大家互相猜忌,究竟是谁导致了这一切。情侣间吵架也有,两对人吵架也有。大家互相用刚得到的超能力干架。干的最后,大家发觉女主能力最彪悍,怀疑始作俑者是她,于是决定杀掉女主。
结果,绳结能力者,给女主套上了层层结扣,结果反过来一看自己也套上了相同的,然后吓得挣扎,但是自己没挣扎开,反而一动不动的女主身上锁链绳结脱掉了。
下一个超能力者,见势不好,挥舞起镰刀砍掉女主的头。大家松了一口气,凑上去检查的当儿,砍女主的那位脑袋忽然被拧了180度……
总之男女主彼此信任最高,所以能力最强,但男主看起来菜鸡得很,能力大概是要那种一炮响,然后就没然后那种……
女主能力大概是镜像吧,能投射自己身体的当前状态。

评论(2)
热度(2)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