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书店半日兼近日琐记

深刻感受到自己体能不行了,在书店站着看两个小时的书,回来腿累的不行。∠( ᐛ 」∠)_【也有可能是路上走了一段的缘故】
本来目的是买文学史,是的,我个勺子……我居然忘了我自己寄回家几本文学史,美滋滋以为全了,结果到家发觉少了第二卷。
当然,书店没有。倒是有相关的考题解析【???】
最后我买了两本关于吃的书。《山家清供》和《食宪鸿秘》古人的吃法,还是挺有趣的。推荐有兴趣的可以买来读读,同系列还有本《香奁润色》也挺好看,各种化妆品古方,据说有人跟着制作还是成功的了。
说到有关吃的书,我印象最深刻是殳俏的《元气糖》和《吃吃的笑》写得人发饿,诙谐幽默又描写的色香味俱全,可以说很厉害了。
书店里看书的人其实很多,岁数相差很大,小孩子也不少,还好都不太乱。书店提供桌椅可以学习,我看了看都是初高中生的样子。很想也去占个座学一整天试试。以前语文课本里就有谁写的看白书的经历,我深有体会,因为我也是白书党,能一站一个下午。现在我表姐常让我给她推荐孩子看的书,我说了不少。我问她,外甥自己喜欢看什么?我姐支支吾吾说不准,又说喜欢看查理九世啊这类,她觉得不好,现在逐渐不让他看了。我没说啥。我就继续推荐看看沈石溪动物小说,我姐就说,她觉得沈石溪文笔不行,对孩子以后写作文影响不好。我就笑了起来,我说文笔好那就去看沈从文和汪曾祺了,他究竟几年级啊?我姐说,秋天就三年级了。又把作文调出来让我看,我看了说好,写得很流畅明白,我姐却发愁说,我觉得不咋地呢。你看看人家写的。然后又说这个孩子的作文他家长给帮着写的,就是稍微润色润色了。我看了,还是坚持外甥的不错。我心里想,唉!望子成龙,大概如此!
说到底,还是提溜着脖子往里面灌。我没看到人家喊饿。可我以前就真的只喜欢看书,因为不知道玩什么好。但是沉迷游戏时,也是曾没日没夜的打,到后来发觉,还是看书有意思。喜欢去爷爷奶奶家还有大爷家,是因为有好多书可以看,尤其大爷家,有整整一墙八大柜子书,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在这柜子前流连忘返。柜子里除了书,还有各色纪念品,去各地游玩带回来的。我奶奶家这些亲戚,嘴都特别贫,人都挺好玩的,也好(四声)玩。我爸今年去西安看兵马俑,路边有卖那种小兵马俑的,他看着看着就说起我大爷年轻时出差,出版社人一起来西安,我大爷走过一个景区买一个,最后攒了一袋子,临走时收拾,我大爷一个个拿出来整理,嘴里念叨:下崽子喽~这是大爷的同事讲给我爸听的。大爷的同事们也挺有意思的,这些人老了住在一个宿舍院里,仍旧是“风波不断”,以“文人相轻”为荣。姥姥家的亲戚普遍没有书可以读,姥姥家有本老黄历,我每次去每次看,几乎仍旧觉得有趣。对于文字阅读,我是像吃饭喝水一般渴求,无论什么,只要带字我都能够看下去,以前最最无聊时候把报纸中缝都不放过。倘若我姐拿我这种痴傻来要求外甥,我外甥是挺可怜的。细细数来,他又学钢琴又学英语还有国际象棋,听的我都怕,现在孩子条件这么好,确实学点什么特长也挺好,但是我分不清是生活优越了还是军备竞赛了。倒是回家看我爸没事儿就抱着吉他学,挺有趣的。大龄中老年艺术追求者,带老花弹吉他。边弹边断还要唱成都,非常自我陶醉。我给我妈说,光听他天天弹,至今也没听到一首曲子。然后我就故意去我爸屋说,你弹首曲子听听,都练了快两年了啊。怎么弄得?连个曲子都弹下来嘛,也得有点成绩啊。还是说你就在那儿演到(装样)?我爸不服气,当场弹了老电影《叶塞尼娅》经典插曲的——一段。我听完了,晚上吃饭时在饭桌边上说,我爸这个水准,以后去英雄山广场那里给老太太们跳交谊舞唱歌伴奏去,都够呛。我妈咯咯咯咯地笑。我也知道我爸就他那破脾气,他才瞧不上那些山底下唱歌跳舞的,他才不去凑那热闹。这么说,更损他。哈哈哈。
回来时发觉买的墨水到了。坛水的蝴蝶,之前去漫展玩,好奇入过一个分装,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彩墨。现在快用完了,颇好看的青色,找了很久想有没有替代品,最后发觉还是它最合心意,还日常,想来这也是缘分,缘分到头来还是跟钱有关系。跟舍友聊天,她说买了猪蹄家的黄铜钢笔,说特别好用!觉得自己下笔如有神,没事儿就想写两笔,督促她练字。我说那是,我买彩墨就是觉得字写不好都有点对不起这墨。
还买过一家的紫阳花分装……这个墨水跟我非常不对付,我统共5ml的墨,有3ml我觉得是洒出去的。直接灌笔杆时漏,换了墨囊还给我出幺蛾子。昨天是最崩溃的,我灌墨囊,结果没灌进去,于是拿着墨囊去水池洗手,水池里有一个盆,把盆端出去时,我手滑没捏住墨囊,它顺着水池弧度滑进排水口里。最后我用筷子把它夹了出来。于是我一生气把钢笔洗了,重新灌了别的颜色。
不过还是要说紫阳花的蓝色蛮日常,但又不平庸。加了金粉也不耀眼,总之学生做笔记干什么的,选它还是不错的。
另外:等坛水葭月的试色返图,看起来像是能替代鲶鱼的限定色陀思妥耶夫斯基,后者太贵了又难看到返图,而且据我了解还有新旧两版,旧版就更难找到返图……

评论(2)
热度(3)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