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更正,不是罗黄文,是漠御文,发表在以罗黄为主的论坛上,所以我记差了……漠御真他娘的虐啊,BGM夜雨寄北推荐听听,这旋律难以磨灭的虐,时隔多年想起来就发抖。

————————

杨花越南柳越北
以前看霹雳罗黄文看到的一个文章题目,记了很久,甚至还不自量力地续了半句:终是天涯相背人。
真是狗尾续貂。
现在突然觉得这个题目也很适合柳惊涛和杨青月。一南一北,空间上的距离有了,信念的歧路也有了。
这个题目妙处在于,它是在说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却说的很委婉,托于杨柳的本性,但又再次强调:如今背道而驰,全是因为你我本就不是同路之人。隐隐约约在说莫要强求。很无奈,控制不了的事,任你有多大本事多大能量,没辙。
杨青月这个人物,设定未免有些跟叶英重合。纵观剑三四大世家,杨柳唐叶,年轻一代的大哥们都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倒是老二们纷纷做了主事。什么意思?国家欠我一个弟弟?
杨青月门派字号是道子,本是称呼年轻道人用的,而杨青月一身黑色调的衣服,黑色又是道家所崇尚的颜色。总体设定上,这个角色跟道家思想怕是离不开的。杨青月的剧情、人物介绍和给人的感觉是飘忽的疏离的,确实如青天之明月,明明如月,何时可掇?至于杨青月的小亭子,大家都知道,只有柳惊涛门下才能进去,就很气。我走了八遍稻香村,才拜入杨大爷你门下,你居然冷漠地推开自己徒弟,欢迎北边来的小朋友?
分开八瓣顶阳骨,彻浇一瓢冰雪水。
上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冰冷,还是我去见高绛婷。对,四年半老琴秀,心就是这么的凉。顺问一句,这个杨门主,什么时候来娶我们高琴秀啊?你看这个安史之乱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们秀坊也重新翻修扩建了,这个技能特效也都重做了,校服天生带纱和丝绸说不定也要翻身了,除了美我们一无所有了,你还不抓点紧?
回到柳惊涛,柳惊涛啊,弟弟抢了吞吴刀跑了,未婚妻跟人跑了,一个妹妹恋爱失败跑了,另一个妹妹恋爱勉强成功最后却死于产后抑郁(我个人观点)家里一干老小还都不安分。(个人觉得可以跟叶英谈谈心)早年看剧情觉得有点惨,现在越看越觉得真的惨,那句台词:莫非我柳惊涛的一生真的不能掀起惊涛骇浪了吗?听的人也挺唏嘘的,人生有一种遗憾,自身才华横溢,奈何因为种种原因被拖了后腿,特别是你的亲人拖了后腿,你更加憋屈。柳家的剧情,被诟病太过小家子气,整一堆豪门恩怨似的剧情。不过仔细想想,柳家毕竟是以家族为单位的一个门派,它就注定要带有很多“宅斗”色彩,自然不可能像天策府啊苍云军啊这种门派设定,国仇家恨的。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是,我没想到柳惊涛会和杨青月是很好的朋友,我原本以为柳惊涛顶多对病弱系的杨青月是个萍水之交,因为早期剧情给人留下的刻板印象就是:柳惊涛,霸刀庄主!有点阴险,有点坏,挺看重利益的这样这样。现在猛地一加杨青月,还说当初柳大哥对其照顾有加,不由觉得这人似乎还有点好,不逞强凌弱。
人啊,有时候就喜欢极恶里的一点温柔,就像极冷时摸到一点点温暖就非常眷恋。何况柳惊涛还没有十恶不赦。柳惊涛,杨青月,海生惊涛骇浪,也生清辉明月。

评论
热度(23)
  1. 鹤苍渊长安某 转载了此文字
    虽说杨柳理念不合,但是我还是相信双方都把对方放在心里,非爱情上的。有可能不在有生之年再相见,可我想二...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