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少年时代奉为缪斯女神的三位,如今最后一个也已退下神坛。出走的出走,消失的消失。对此我并不遗憾和惋惜,我明白万事万物没有不变的,可我将在心里永远保留与她们初遇时的模样。从此以后,很难再有什么人会被我奉为女神,毕竟少年时“惊为天人”的震撼只有一次,逝者如斯夫,我再也踏不进去啦。以后我只是对着记忆中模糊昏暗的影子进行祈祷,香烛不灭,供奉不断。

评论
热度(4)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