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思索了很久我在高中注册的36雨账号是啥。
试了很多发觉,应该是个非常矫情中二玛丽苏的名字。但是没有试验能否登录上。突然就不想登录了。然后乐呵呵地打开了同样是高中时收集的文包。
仿佛从英汉大词典里翻出两张粉票。
又好比恶龙下雨天在洞里数金币宝石。
霹雳的文包,那可真是……海了去了哈哈哈哈。累得慌。
以前彪啊,以前看文包那是真的一篇篇都看过去,雷也看,最后学聪明了,不忍了,开头不合眼受不了退出来立马就删。大浪淘沙,沙里淘金,总能有所惊喜。但霹雳不一样,霹雳同人基数大,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找死挑战。
这么多年了过去了,我仍旧没有看完我收藏的霹雳文包。
但我闲得没事的干,这么多年来依旧乐于孜孜不倦的收集新的文包,可打开一看,全特么是我当年的那个文包基础上,随便加点文。这就好比那年我拿到舍友神神秘秘复印回来说期末考试专用的资料,一看原来是历代师姐们传下来的笔记整理,上面的圈圈套圈圈,划重点的痕迹有七八种风格,这样的资料一看就很靠谱。
废话,不靠谱谁还复印啊!
后来我学妹拿我重新做的笔记整理复印了,也不知能传几代新人。唉,传承。唉。
我最最无聊也是最最有心情的时候,把收集到手的霹雳文包整理了一遍。通俗点就是,复制粘贴一下,重复的全都替换。赫然发觉……新文真的没收到多少。心里一阵伤感,有种江山才人两空空的感觉。
索性还有经典的老文能看。文包里面半壁江山是龙剑剑龙,我入坑是被好基友安利的书素,但是我女神最早的作品甚至是她的女神,却都是龙剑剑龙战旗下的。
我当初不知道,知道了也没有去拜读。大概就是没心情读。这两天终于有心情了,去看《三花聚顶》赫然发觉自己在《春花秋月何时老》里有个片段细节处跟人家一模一样,不由得冷汗涟涟,心跳加速。说巧合,未免还是贴金了,我个人就是第二个把姑娘比作花的蠢材。蠢材蠢材。
不过转念一想,啊,女神的女神,我这算某种程度的拜码头了哎。然而真要认祖归宗还是要去拜源氏物语跟枕草子。然后心里多少就有些不痛快。为什么不痛快。说起来很长,也得说,慢慢说。学的越多看的越多,便越明白,指日为唐,并不可取。而所谓的唐,我可以把它扩大到一种“古”。于是古代背景的故事,却采用异邦的风格和名词来书写,究竟是别扭啊。不过说到底,翻译过来的书,某种层面上便是翻译者写的了。学的可能不是紫式部和清女的,而是林文月的或者丰子恺的再或者周树人的。
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风格:清新悠长又有些伤感,内里透着人生的虚无感。国产的有吗?也有类似的,沈从文汪曾祺,余光中也可以一拼。余光中还有些许侠狂,铜板琵琶的腔调。啊,余老师驾鹤西去,不知今年是否考他。当初在复习群里大家围在一起愁眉苦脸地算近年来仙逝的名作家,我说哎呀,祈祷现在还活着的都活着好啦。现在看我算什么东西,也能说定了寿数这种事?
说到底不痛快,还是因为自身不成,学识浅薄,眼界狭隘。想的画面太真了,言辞反倒不知如何描绘,要学什么?学一招删繁就简吧。可怎么学?又陷入茫然一片茫然之中了。看书是个法子,但是看欧美的看多了,言辞西化,句式长且繁杂是肯定的。想来想去,好,既然喜欢写古,那就看古呗。看古,看明清小说,又不对了,只觉得用词滑腻。最后想来想去,他娘的,去看笔记好了,倒比那些拿腔拿调的看着舒坦。再往上就是唐传奇,越绝书,吴越春秋这种。重新翻出史记来看,觉得背题题里问史记特色及其后世影响里有句“为日后文言小说开创先河”说的着实对。我还应该继续背题,继续啃文学史,继续补充风俗史什么的。返璞归真,九九归一。没学透,真的,我太蠢了。
有时真觉得自己活该。人,仗着年轻,总喜欢绕原路。不绕的,便是出人头地的角色了。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