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终于拥有祖玛珑的黑石榴了。

非常不讨喜的香味,所谓不讨喜就是个性独特,鉴于我有蓝风铃的小清新,然后再又有了黑石榴这样沉重的味道,不由觉得这个牌子是真的对口。黑石榴的味道是冬天毛呢大衣的绝佳拍档。让我想起儿时与堂哥捉迷藏,躲进大衣柜里,被爷爷的军装呢子刺到的痛痒感。

啊,还有些像猫叔家的乳香线香除掉了酸味的感觉。

评论(7)
热度(3)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