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哇,收到了长评!我的妈哎!这感觉!激动万分!脑充血。给小可爱先刷个秀气。说的挺对的,唐门在我的心里就是忠诚于自己门派,以自己发展为首要任务,至于名声好坏什么的不是特别在意,甚至还有点功过是非待后人评论的感觉,整个门派令我觉得是亦正亦邪,比较复杂。至于唐寻苦和古玳犀他俩对彼此的感情本身有逢场作戏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到后来还是有些许真心的。唐寻苦当时所说的那句话,某种层面也是一种真心相许,在古玳犀眼里他愿意说这样的“傻话”就等于已经非常爱她了,毕竟两人矛盾在那里。她觉得很值了,所以后面要被杀时(当然也是算计)非常从容。
他们俩在整个相遇相识的过程中,都是分裂的,都是一方面有着自己的目的,唐是找出秘笈,古是提防他。他们一边冷眼打量彼此和自身的情感,一边又如普通男女恋爱一样试探啊发点引诱的信号啊,。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状态,唐寻苦是因为初出茅庐不知情海险恶,自以为能把控好感情和任务的平衡;而古玳犀是起初带着彻底的游戏心态来玩一玩,后来逐渐也在喜欢这个愣头青,但是她始终理智更多:我大仇未得报还不能死啊;我在他那里只是个任务啊等等。
至于古玳犀的性格,我认为是比较“独”的,甚至某些时候还有点顾影自怜的感觉。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师父的死亡和她们姐俩决定复仇而导致的。如果没有这些风波的话,古玳犀大概也不是这么洒脱的样子,可能顶破天是个皮皮秀吧,惹事就大抠脚加聂云,70尺窜出去,没有什么忧愁又大大咧咧的(抽烟.jpg)
另外,欢迎回到这片江湖!
还有
我知道我得填坑了∠( ᐛ 」∠)_

智障障雀榕:

唐门弟子呀是刀,是利刃,是宁折不弯的白杨木,更是行走在黑夜的狼
他们从来不是正方也不是反派,他们游走在正邪之间的灰色地带,唯一可行的定义是杀手,他们仅仅是杀手,于他们来说杀人如同切瓜,不可能因为瓜甜而手下留情,他们是真的符合剑三游戏的设定,攻击巨高,爆发起来吓死人,但是皮脆得一批,像极了锋利而易折的刀刃
点绛唇读到唐寻苦背叛emmmmm也不能说背叛,非要找一个词的话……对,身份暴露,身份暴露时我是有些不愿去相信的,但是停下来仔细想想,又是觉得理所当然,就如同文中那句话所说“宁遇阎罗王,不惹唐门郎。”如果他当时抛下千机匣跟古玳犀说“咱们私奔吧”,那我才会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我个人相当喜欢古玳犀,她将秀坊女儿的风雅跟江湖儿女的痛快巧妙地融在一起,你在她身上找不到一点矫揉造作,只觉得这人怎么看怎么舒服。她不委屈自己,能笑着活就不哭着活,这是种悲观到一定程度的乐观,她不牵连他人,听唐寻苦怕被连累转头就走,她行事有一股浪子般的侠气,她是真正的江湖儿女
其实剑三我断断续续已经A了快两年,大师赛又给我勾回来的,我素来是个嘴笨的,什么也不会说,就瞎bb一点东西吧
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长安某

评论(1)
热度(5)
  1. 长安某智障障雀榕 转载了此文字
    哇,收到了长评!我的妈哎!这感觉!激动万分!脑充血。给小可爱先刷个秀气。说的挺对的,唐门在我的心里就...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