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小天狼星,现在似乎大家更愿意叫他西里斯?随便啦,都是他。

小天狼星在我心中永远是HP系列最迷人的一个角色,电影演员也很棒,真的是演出了一种我心目中的小天狼星。

要说他究竟是怎样的,我说不清,倒是很久以前看过一点郭导的小时代,书里有一节形容南湘那个男朋友,说他危险又迷人,像旧时代黑白海报上的英伦摇滚歌手,危险又迷人。我当时一看,心里就说,这不就是小天狼星嘛。

啊,这就是小天狼星,忧郁,危险,迷人,摇滚气质爆满,适合一把低音贝斯,滋滋地站在聚光灯下,不在意别人地歌唱。也不知道为啥,一直觉得四人组吧,好像一只乐队,上世纪的英伦范儿,迷幻痛苦不知所措。

电影里,阿兹卡班那段他和卢平拥抱,非常浓厚的情感。胡子拉碴破衣烂衫,眼里闪着疯狂地理智,感情很容易走极端地一个人。后面捯饬捯饬出场,我记得有一张剧照,他手里捧着一本书,抬起头看人,身上是酒红色,暗色调的衣服,脖子上似乎挂着一条亮闪闪的链子,一瞬间我只想尖叫:天啊!就是他!小天狼星!非常危险!非常迷人!忍不住被吸引,为他着迷尖叫疯狂都没关系!他生来就应当如此被对待!

不可否认,后来看到斯内普被欺凌那段,我才惊醒,原来四人组少年时代是多么的残忍和狂妄,分开八瓣头顶骨,一瓢彻骨冰雪水,令我厌恶又不甘。

但是还喜欢他啊,没办法啊。跟初恋似的,难忘,因为他倒进帷幕里,说是死,我不愿意信,说是不死,我也没有证据。死亡将他留在了一个美好温暖光辉的形象里,永恒不灭,生生不息。

以前看书时说小天狼星变成大黑狗,许多人见了都害怕,我那时想,有什么可怕的啊,狗还是很可爱的,我是跟罗恩一个样,特别怕蜘蛛,蜘蛛图片都看着发毛。今年楼道里溜进来一直到人膝盖还要往上点的卷毛大黑狗,看毛发和脸型像是雪纳瑞,但是看体格绝对是田园犬混血的。结果半夜里它在走廊里无声地流窜,我们出去上厕所都被吓到了,它还不走,赖在走廊暖气旁,长腿一伸,挡住了半条路,我们路过都不敢跟它对视。舍友被狗拦在门外,不敢冒进,哀哀地喊我出去,我咬着牙把她带回来,忽然想起小天狼星来,顿时理解了书里写的,确实有点可怕,但把它想象成小天狼星,心里也就没什么了。

罗琳干得漂亮的一点就是预先留白,她写四人组,写斯内普,写邓布利多都是这样。她写他们“现在”的样子,通过哈利的眼睛,给我们塑造了一些正面人物,然而到后来,随着哈利的探索,这些正面人物年轻时的样子,黑暗的一面都被慢慢抖搂出来,我们震惊,痛心,怀疑。过后我们就会发现,这些都是真实的,是的,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们遗憾他们年轻时的错误,却也格外庆幸他们“现在”的好或者说某种层面的“改邪归正”。

不论怎样,我还是喜欢西里斯、小天狼星,或许可以说他鲁莽有勇无谋,但你不能否认这些缺点,正是他可爱的地方。虽然他因此铸成大错,识人不明是他一生之恨。可我想他待在阿兹卡班的十余年,不是空待白待,不必再多指责他这点了。毕竟我相信,他偿赎的远远超过他亏欠的。

如果是个麻瓜的话,小天狼星一定会成一代摇滚巨星,他会有热烈的歌曲与粉丝,绝佳的演奏技巧和现场,还会有花里胡哨的纹身、一头黑卷长发、叮当的银饰品,会名留青史,人人为他歌喉倾倒,嗯,我坚信不疑。


评论
热度(2)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