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噫……老格有预言的本领,这么想来,忽然为他一生增添了许多宿命感啊。知道可能会失败,从高塔坠落凡尘,仍然骄傲地孤注一掷,不理会他人脸色,大风吹啊吹吹不去我骄傲放纵

我个人倾向于天才都有种自我毁灭的倾向,啊,我就是不一样的烟火,炸得更绚烂吧。老格也是,昂着头向毁灭的结局大步走去,这画面无比美,美具有侵略性,漂亮只是讨好。老格人设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浪漫主义气息,从外貌到经历,是罗琳笔下隐藏的传奇啊。当时看哈利波特看到最后一部时,就觉得这样的角色怎么能让世人遗忘呢?魔法界也太无情了吧,还是说因为战火未曾席卷英伦,所以英国魔法界对格林德沃印象不深?

或者说锅应该甩给宾斯教授,魔法史教育大失败?

老格适合瓦格纳等一切梦幻美丽又悲壮的曲子,跟疯王路德维希也能聊聊。

总而言之,我想听战败地老格念莎士比亚:

哦,邓布利多,你为什么要叫邓布利多!【???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有机会摸鱼摸个牢房里背莎翁剧本的囚徒格林德沃。

评论(11)
热度(49)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