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文手调查兼16总结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长安某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殊同的诗。卖安利,他的诗好惊艳啊!

其实就是想表达“你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想暴露咱们看故事就看故事好了”

2.当写手多久了?

要单论同人,我还是位年轻人,三年都学不会车,老实走路,路还特么挺长啊。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没法儿算,今年将近十万,连原创带同人,然而……哈哈哈好几个还没填坑【卒】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粮食太少!我是说瑜亮……【没错第一篇同人是瑜亮】

现在啊……那就是……

孩子,没有粮食,你得自力更生。

不过一直没变的就是,我很想很想也很喜欢写故事,除去写作,我不知道用什么让自己发泄,让自己快乐。写作多我来说跟吃饭喝水呼吸是一样的东西。思绪积累到一定地步,就得落实成文字,就是这样吧,所以一直在写。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吧,写了一篇关于马的寓言故事,是,就是看伊索寓言的影响。

然后到了初中开始搞原创,手写了好几个本子,全班传阅,现在想想还挺有成就感的。攒了厚厚一沓手稿。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哈哈哈哈哈!这怎么说呢……

我特么想掐死我自己。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都搞。

原创就字数上看多于同人,同人在篇目数量上胜于原创。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喜欢写细水长流的……虽然喜欢看相爱相杀的。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纠结,很难选出哪对。

还是选初心瑜亮吧,哦,我的白月光我的朱砂痣我的叶塞尼亚小鸽子~

写过。第一篇同人就是。【现下回忆起来我好像很喜欢CP中只有一个人出场,然后拐弯抹角地提起另一个。】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无论正经不正经的文,我骨子里都是一个说相声的,一边说得起劲咯咯地笑一边又厌世病怏怏的。

以前追求喜欢汪曾祺+沈从文+张爱玲的文风,现在也追求喜欢汪曾祺+沈从文+张爱玲的文风。但是感觉自己现在特别能絮叨,特别能絮叨。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同人的话,有三个女神:

音信全无的小谢清发

爱恨交织的玄衣朱裳

不知干啥挺有缘分的第丞

没前面那俩,就没我现在的文风。

严肃文学作者:

王朔 古龙 张爱玲

没王朔,我根本不会写文。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肯定啊!!!为了不饿死,我学会了秘技·反复左右上下360度环形爬墙

温故知新啊,要常回家看看。【正色】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从开始就是模仿衣服大和小谢的文风,加枕草子加源氏物语加张爱玲,模仿的很痛苦,就跟正骨似的。现在好了~逐渐稳定下来了,也有了自己的风格。

模仿其实到最后都是为了突破。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看情况。好的时候能日更八千,坏的时候能日更一到八。

频率还算可以吧,平均每天都搞点,删的比写的多。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1、夜里敲键盘。WPS必须开护眼模式,而且放大到120%。要不然觉得排版受不了。

2、手写偏爱课堂,有的老师讲课声音当BGM特别催产【不是】不是说他课不好,一般讲得好我才搞事

3、BGM尽量避免国语,通常都是单曲循环。

4、到了激动处,特!别!爱!砸!键!盘!

我不是在码字啊,我实在弹奏交响乐啊啊啊啊啊!

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啊!我还要咯吱它咯吱窝啊!

狂风暴雨一泻千里风雨无阻轰轰烈烈势如奔马六出祁山急骤淋漓痛快!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看世界名著。厚点的。

看特别经典的同人。总之被震撼一下就好了。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琐事+意识流+笑中还有泪的原著向

想搞气势恢宏的大故事,奈何自身水平有限。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我艹艹艹有红心!我艹艹艹有推荐!我艹艹艹不好了有评论!

开心到害怕那种。

在此,我得说出我的梦想:

读者:我艹艹艹好虐啊!/这刀捅的……/糖里有玻璃碴子【流血】

向衣服大看齐学习!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我大概剧情弱鸡,打斗弱鸡,善于抒情,短于叙事。结构很差,所以搞不了长篇。气度小,眼界窄。不适合做讲英雄史诗的吟游诗人,谁给我个“天赐”吧www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哪儿能就一段呢~哈哈哈【我就是为这个问题填的问卷啊哈哈哈哈】

1.狄仁杰本来浑浑噩噩的,听了这话当头一桶冰雪水,骂道,你才要死呢!心在刀尖上颤过无数回,一瞬间竟然很怕死,想着自己绝不能死,凭着这个念头睁开了眼,去瞪那个庸医。

2.他横遭大难,大难不死,心境已经从很早的时候便与同龄人拉开了距离,早熟和早慧一样会使小孩子孤立于众人,何况他两样同占,简直是要逼死人。等再大一点,因为一张阴阳脸,遭受过的流言蜚语奇谈怪论数不胜数,庸人与天才之间的差异就在此,庸人把想象力用在传播流言上,而天才把想象力用在更有价值的创造上。

3.黑杰克心里悲恸又痛快地想,过去未来现在,都不会有哪个男人比我更接近她,更了解她了。

4.卡洛使劲地破开有拳头大小的石榴,犹如从原矿中切割出火焰红宝石。

5.三好低头嗅嗅,像是鉴定着酒。佐久间起初不会喝红酒,后来被带着也能品出点滋味了。他看三好那样子,像个西洋小贵族,雅致矜持,会用礼仪冷冰冰地拒人千里,带着白手套,跟人决斗时会用力地摔在对方脸上,会玩牌,会下西洋棋,会一掷千金,还会吟诵十四行诗,恶之花里的名篇倒背如流,法语不带一点口音,歌剧演员唱错一个音他也能听出来,还有四匹骏马拉的车,车门上的家徽是鎏金的,哒哒哒从石头砌成的古堡林荫道里有节奏地,不急不躁地一路跑到巴黎富人区,马跑起来时长长的毛发宛若金色的绸缎,散着光,像水一样。全巴黎的女人都要为之癫狂,躲在扇子后面扑闪着长睫毛,金头发,红头发,姜黄头发,都要问,这个人是谁啊?他是谁啊?全巴黎的男人也要迫不及待地跟他握握手,做朋友,攀交情,问问这个年轻的绅士究竟是何方神圣。就像基督山伯爵般,哗,一阵狂风似的出现了,卷来灾难和奇迹。哗,一下子像云烟似的消失了,留下传奇让人津津有味地说道。

6.小田切看见那把半月似的菜刀,比他手掌还要宽,在福本手里拿着却小巧得跟玩具似的,明明就是把被人间烟火气熏燎的刃钝意乏的菜刀,在他手里便是鱼肠,村正。拎起来剁骨头时,嚯,岩流岛上剑圣一击。小田切想他切菜做饭下厨房倒像是一个绝顶高手,只是忽然厌倦了纷争,弃了名马宝刀,隐在市井滚滚红尘里,从此不动声色。

【宛如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好句好段摘抄……】

21.写过h吗?
我会拉灯啊!我觉得拉灯是门艺术啊!我觉得拉灯让人痒可我舒服啊!拉灯的美是欲言又止是朦朦胧胧是不胜娇羞地一低头恰如水莲花般的温柔啊~

说这么多就是不会写。手机里有一段小金跟药郎的,觉得这俩贼情色,然而……

22.坑品怎样?
自以为很好。手头坑着的绝对会填上。

真正坑了的,我都不往外放,全都囤文档,偶尔心血来潮自我欣赏,一边拍大腿一边自己跟自己吹嘘:艾玛你看这段写的怎么这么好啊怎么这么绝啊艾玛我当时怎么想的搁现在肯定写不出来了。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我的瓶颈是玻璃管啊哈哈哈。

放个茄子弃。因噎废食么?

宣泄支持我继续创作。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放弃,不着急。

慢慢说一件事,千万不能急啊。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有啊。

具体说不清。很玄的感觉自己水平升级了,就是那种金光闪闪的level up。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不能容忍错字和病句。而且会反复查,不过有时候就是不改啊哈哈哈哈。

梦想里大修,然而一次都没有……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有人窥屏。有人问你写的啥。熟人表示想看【除了特定几个人外】

就让我默默写故事就行。啥都别问我。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是,填坑填坑填坑。

具体计划之前发过……

听说前方有副本其实已经把人设和故事主干写好了。

石榴的颜色缺少一个开头,没有理想的开头我张不开口。

榴花白马抄与又百长篇缺少素材,架构不起来。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
以梦为马,越骑越傻。笑着活下去。

我已经放弃了写故事赚钱的梦想,但是我拥有写故事让我快乐的现实。

30.艾特几位继续。
不了。

祝大家文运昌盛,思如泉涌,旧坑全填上,新坑热度高。


评论
热度(3)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