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陪舍友重温央六的陆小凤,刚看完决战前后,情不自禁开了个微小的脑洞…不知道老邓之前的魔杖是啥材质,自己编的。

场景: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站在纽蒙迦德屋顶上,一边一个。发袍跟头发被风吹动,周围一圈吃巧克力蛙群众。

邓布利多袖口缓缓滑出魔杖,横在眼前
邓:我的魔杖,十三英寸,独角兽毛芯,黑檀木。
格:好杖。
邓:当然是好杖。
格林德沃从袖口里拔出魔杖,指向对方
格:我的魔杖,十五英寸,夜骐尾毛芯,接骨木。
邓:好杖。
格(骄傲):自然是好杖!

格:我若输了,我的杖你拿去,从此杖不离身。
邓(停顿):杖不离身。

————————————————————
阿不福思:你们特么还打不打了?!天都快亮了!

可怕,我竟然觉得没啥违和感…大概这都是棋逢对手,一时瑜亮吧。不过叶城主真是令人惋惜,老格那只能说是自己犯下的罪,自食恶果吧。旗鼓相当的对手之间的张力总是辣么强~~
另外,龙哥的台词总是蜜汁戳人。

评论(13)
热度(20)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