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简直魔怔了,疯狂想收一瓶鲶鱼的陀妥啊
那个清新忧郁的蓝啊,像游泳池的水啊!
为什么没有整瓶,我要死了…我不想要分装啊…
【然而收了也不能让陀妥保佑你ˊ_>ˋ】

评论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