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新近码文BGM

听着听着只想摸个ADHP,19岁的哈利坐在朦胧迷离的光下,捧着话筒恹恹地唱道:

“你善良得令人作呕,为什么要亲吻什么都做不到的我”

“讨厌十九岁的我”

“想成为黑凤蝶,无论谁都会爱我,就算仍有很大差距,只要一瞬间就好”

老邓:???

老邓:不是我说你,哈利,你都救世主了还有什么做不到。

哈利【冷酷地甩掉话筒】:让你爱我。

老邓:?????

19岁都战后了啊……这歌微妙有种凤凰社时哈利的状态,迷茫又痛苦,挣扎着,但哈利的经历跟这歌一比,这歌就显得有点无病呻吟了。不过大体感觉还是相似的。

最动人的一句就是:你善良得令人作呕,为什么要亲吻什么都做不到的我。

非常嫌弃的口吻,无论是指责恋人还是说自己,但是剥去嫌弃,里面满满的都是渴望依恋,像抬着头用小狗般的眼神看你。别扭可爱到一定地步的了这歌词,学术著作般的傲娇。

不叨叨了,我去码GGAD了,文档还开着,背后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凉意……

欧洲最大的醋厂倒…………


是的,最近在补老番,看xxxholice

评论
热度(1)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