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睡不着微小地开个脑洞,已经沦落为段子手了😂

大决斗日,风飒飒,巫师袍猎猎。红发飞扬怒如血染大纛一面,蓝眸沉静犀利如北冰洋上漂浮的万古冰山一角。圣徒与反圣徒们分列两边,乌压压人头攒动,却是鸦雀无声。
可听得黑魔王故作亲切,语调昂扬婉转:
阿尔,何来迟也?
白巫师不为所动,面如磐石,不见丝毫动摇:
今日见此为速矣!
拔杖,开干。


【对白由某个神秘东方国度历史上曾二人联手搞事情却也中途花光信任额度的姜维和钟会提供】
【把对白拉过来后ggad虐度升级换代】
【姜钟怎么辣么好吃啊嘤嘤嘤虐得血肉模糊的还是好吃啊呜呜呜呜比健胃消食片还好吃啊】

评论(2)
热度(6)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