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偶像大师灰姑娘】【阿妮亚美波】磨砂色哑光雾面——我有特殊地送口红技巧

“阿妮亚终于回来了啊!”
镜子里突然冒出美波的笑脸,阿妮亚被吓了一跳,手一抖碰倒了桌面上一堆口红。
“哎呀,不好意思,一见面就给你添乱了。”美波立马伸手帮忙。“你这次回来怎么多了这么多口红?”美波拿起一支把口红管转了一圈,金色的品牌名熠熠生辉,看看底部,是大热的某个色号。她也听过事务所的女孩子热烈讨论过,尤其是城崎姐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她们的工作更需要注意外貌上的修饰。
“是帮兰子,卯月,凛还有啊……我记不起来了,总之是替好几个人带的哦。”
美波看了看桌子上那一堆,不由摇摇头笑道,“阿妮亚,你这是回家探亲吗?我怎么感觉你更像是去做代购了。”美波放下手中的口红,抱臂佯装生气,“喂,没有我的么?”
“啊!对了我还给美波带了东西呢!”阿妮亚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故意忽略,从梳妆台前起身,走到床边从床底下拉出一个背包。
美波依靠在梳妆台上笑得不行,“你藏得也太结实了。究竟是什么好东西?”
“特意给美波带的哦。”阿妮亚眨眨眼,神神秘秘地拿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
“会是什么啊?”美波接过来掂掂,感觉有点分量。“可以现在打开么?”
“当然啦,我想看美波打开我礼物的表情呢。”阿妮亚侧过身,拍拍床,美波坐了过去,打开了纸盒。
“哇——”
美波看到装的东西不由得发出了感慨,那是一个三十厘米高的套娃,色彩明快鲜亮,带着浓郁的俄国风情。关键是,画上的人物,不是往常见到的那种红脸蛋,胖乎乎,笑容可掬的洋娃娃。而是美波她自己,穿着蓝白演出服的,在舞台上尽情歌唱的自己。灯光,应援棒,还有舞台用玫瑰花藤蔓缠绕在一起,被画师用夸张的手法绘出,热烈的气氛简直呼之欲出。她手指有点颤抖地将一个个套娃取出,按照大小摆在一起,每一个套娃的衣服,场景都略有不同,不过都是她曾经的表演场景,看着这些画面,这是夏季演唱会时,这是灰姑娘舞会时,这是去北海道,这是在伊豆温泉乡的舞女装……尤其是现在手上这个,是她俩一起唱《Memories》。这个套娃没有画舞台和应援棒,而是深蓝色打底,画满星象,寥寥几笔白色,拟作涟漪和水面上的影子。美波认出来,两个小人左边是她右边是阿妮亚,阿妮亚的眼睛是透明蓝的色,纯净璀璨,宝石与星辰也难敌。小人携手而立,是开场舞的动作,宛若两只白天鹅。
“上面的星象是我画的……唔,可能不是很好……”美波转头去看阿妮亚,对方有点紧张,低头催促她道,“最后一个还有惊喜,快打开吧。”
这就是最后一个了?明明还有半只铅笔高……美波心里纳闷,不是说俄罗斯套娃能做到和小指一般大小吗?她手上使劲打开后,再次发出惊叹——阿妮亚真是太会给人惊喜了。
一只口红,身上的标签告诉她,这是本季最热流行色,美妆达人热情推荐,网络上各种相关妆容,各大专柜已经断号,事务所女孩口中讨论对象。
她拿出来,外壳上用流畅优美的花体字刻了她罗马音的名字,转过来对面是她们组合名……不,是组合名的前一半“LOVE”。
美波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沉默着沉默着低着头。阿妮亚惴惴不安“美波……不喜欢么?”这句话是用俄语说的,美波听得懂,与阿妮亚最初认识后,她最快学会的俄语就有这一句,因为她会为着吃饭的口味,衣饰的颜色,旅途的风景,演唱的歌曲和词等等问阿妮亚“怎样喜欢吗?”对方总会一脸认真地回复,睁着那双眼睛说“喜欢,很好吃。”“喜欢!美波的家乡很美!”或者“不喜欢,太辣啦”、“不喜欢,因为美波不喜欢这个颜色呀”
不不,美波抬起头,“我很喜欢,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她擦了下眼泪,“我只是太感动了,说不出来话而已。”
阿妮亚给她倒了杯水喝,美波喝了一口,把玻璃杯当回梳妆台上。“谢谢!阿妮亚,你太棒了!”她举起套娃仔仔细细地欣赏着,“这简直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然后放下套娃,又举起口红,“这个也是!独一无二的口红,我很喜欢!”
“是吗?”阿妮亚也兴奋起来,“美波,试试这个颜色吧?”她拉起美波,把美波按在梳妆台前坐好, “我一看到这个色号就在想,很适合美波啊,又温柔又性感的颜色呢。”
“什么温柔又性感,阿妮亚你说什么呢。”
“啊,美波难道不是吗?”阿妮亚歪着头一脸天真地看着美波,美波叹口气,“我还是试色吧。”
涂口红并不比拆礼物更难,只不过自己一个人对着镜子瞎画总是要比旁边有人盯着更自在,“哎呀,涂失败了。”美波有点沮丧。
“没有啊,还是很好的啊。”阿妮亚凑上来。
“颜色涂深了。”美波抿抿嘴,“这个颜色我看网上推荐说涂深点可以做磨砂面。”
“磨砂面?”阿妮亚好奇,“怎么弄?”
“这样……你看,好了!”美波抽了一张抽纸,拿唇在纸上一抿,果然,原本偏油亮的唇色立马变得浅了一些,质感果真也像起了雾一般,有些朦胧。
“哦……”阿妮亚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狡黠地笑了起来“美波,我还有一个方法也可以做磨砂面哦。”
“什么?”
阿妮亚拿过口红,手法娴熟地对着镜子给自己涂好了,然后美波收到了今天第三个惊喜。
阿妮亚亲了上来。
分离的一刻,唇色和脸色一样,唇上的热度和脸上的热度一样。阿妮亚睁着一双蓝色大眼,无辜且纯真,美波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时刻也不应该说话。阿妮亚指着自己的嘴唇,一张一阖道,
“磨砂面呀,美波。”

——————
脑洞源于有一次跟舍友玩口红【对舍友并没有想法!】【口红口脂都好好玩啊……】
哎,照这个思路,涂咬唇是不是……【不,我拒绝写。】
其实本身最初想写个俄代阿妮亚的故事,这不那时候卢布贬值了么……【结果拖到现在卢布应该回升了点吧】

评论
热度(5)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