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情侣来欲似恶,当云何?
——但当现充耳。
拥抱,强吻,激烈地拥吻,忘我地拥吻。

故事完。

微博发了,想想还是在这儿也发个吧。

钟会:导演!这剧本不对!
导演:情人节就这戏码,必须演!

评论(2)
热度(7)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