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大笨钟》改词《非洲撩》

大概就是两个非洲爸爸内讧的故事
大笨钟齁甜齁甜,听得我热泪盈眶

博雅:
你说我比扫帚神还非要怎么比
扫把还会说非洲黑大头坐飞机
要我离开我早就打包好行李
吃完这块寿司我就走答应你

过这么久怎么还没叫我一起打御魂
再不叫我十层大蛇你真可以?
我站在你喜欢的小黑副本里
你却不在我想要的战斗里
耍什么嘴硬 撕 撕什么蓝票
有什么毛病 敲 敲什么勾玉
我很大气 我没你小气
我会原谅你 你仔细听
我从未爱过你 怎么会想念你
说什么非气 玄学不能信
只是脑袋还不清醒
其实还爱着你 其实还想着你 Yeah ~
请你别太得意

晴明:
你说我比妖狐还狡猾要怎么比
妖狐沾花惹草我至少还挺专心
要你离开早就替你打好行李
带完这批狗粮你就走有志气

过这么久怎么还没叫我一起打石距?
再不联系我我就带达摩打斗技
我隐约听见有笛声飞在风里
仔细听竟没一个能比过你
耍什么嘴硬 刷 刷什么觉醒
有什么毛病 赌 赌什么御魂
我很大气 我没你小气
我会原谅你 你仔细听
我从未爱过你 怎么会想念你
说什么欧气 偷渡不能信
只是脑袋还不清醒
其实还爱着你 其实还想着你 Yeah ~
请你别太得意

评论(3)
热度(12)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