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永远的破军,永远的白月光。
头是破虏。当年人穷拓破军没有拓破军头。一恍惚两年多了,也还是没有拓……
好了,工作搞完了,游戏玩够了,开始填坑!!!

评论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