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地铁天桥筒子楼真是……百看不厌。每次看到权妃妖后风之痕那段,都笑得不能自理,特别是沙罗那句学她妈骂人,哈哈哈哈真的是太真了太有趣了。
这文生鲜火辣,刚开始还是看出来作者还没进去状态,写的生涩了点,后面越来越越熟,越来越流畅放开,整个文精神劲都提起来了,场面生活化,言语市井化。英雄沦为普通人,传奇化作平凡。是闲人马大姐那种故事,有曲折,但不是惊涛骇浪,鸡毛蒜皮,琐碎又令人感慨,就是日子啊就是日子啊,真,太真了。素还真的叨叨,吞佛的掰扯,袭灭和一步莲华的朴实世俗。平安夜串串卖,一家人忙的火热。还有学校跑操,沐流尘冻得搓搓手让四无君快点说,画面感太强了,每次都能想象出那个动作。
如此市井烟火气,如此可爱的故事啊!

评论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