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新琢磨出一招,想要开坑了,就去学校各院公告栏溜达一圈,看看奖惩情况,看看考研榜,看看奖学金名单,然后装作无聊的样子,迅速记录下几个不错的名字。民族大学的好处就是,你永远不缺喵哥的名字😂

评论
热度(3)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