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今早做梦,梦见一个看澡堂子的炮哥,时代看不出来,反正就是剑三的世界,大杂烩。然后他遇到许许多多炮和故事。澡堂男宾部装修,墙上挂一幅大画,不知哪个炮哥的艺术照,非常炫酷。这个看澡堂子的炮哥还善于在给大家搓背的时候跳极乐净土,根本不怕地滑,跳的很起劲,周围一圈炮哥光着身子戴着半面给他鼓掌。
这个炮的生活安逸,充实,为人民服务。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同门被一个喵哥公主抱带到澡堂,他惊愕地小声嘀咕道:这是有猫饼吧?
被抱的那个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正要张嘴说……
我特么被闹铃叫醒了……

评论(3)
热度(13)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