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唐秀】【BG】点绛唇·幕开

老夫聊发少女心。

BG BG BG注意!

一句总结:佯狂未免假作真

不会发长文章哭唧唧,还是传统分章。

———————————————————————————————

唐寻苦认识古玳犀是在长安的一个初秋之日。天湛蓝得似胡姬的眼睛,一行早归之雁叫着从天上横过,哀哀的叫声也没人去注意。

那时候他刚从蜀中出来,打算到长安找个活计,同门中有人问他做不做追赏?拿人脑袋换钱。他少年意气上头,想自家武功路数正合适这等夜里生意,一口就答应了。那人就替他介绍了相熟的中人,姓王名斌,真是个文武双全的长歌弟子,据说还是折仙门下,就是不知怎么会做这种生意。唐寻苦为了表示诚意,先在曲江池边的月初东山楼置了桌酒席,三杯两盏后,相谈甚欢,王斌问愿不愿跟人搭个伙?唐寻苦奇了,追赏一行就算他不怎么了解,也甚少听过搭伙做买卖的。王斌笑着摆手,剑南春上了头,脸面红晕,说起来也是奇事一桩,其为人也,非同寻常。唐寻苦更加好奇了,夹鱼的筷子又放了下去。

“千金一笑”的名号你听说过没有?嗬,出了名的,扬州秀坊出身,一双剑用的是,哎呀,王斌摸着下巴,大概是想吟句诗来,到最后也没憋出来,只连连道,出神入化出神入化。唐寻苦寻思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修习的又是天罗诡道,找个领着的也应该。只是不晓得好不好相与,怕人名头大,不认自己。王斌听了大笑,让放心,既然问他了,必然是有戏的。唐寻苦觉得这话说的怪,又不是给人说媒相亲,看来是中人喝高了随口说说罢了,便有些失望。

谁料过了没两天,王斌真就来找他,说是对方托他来要见一面。成就成,不成就算。唐寻苦听了心里乐了,还真有几分相亲的意思了。本来无事,去了也不见得损失什么,于是一口答应了,任凭王斌领着他在西市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走到胡玉楼下,停了脚步,指着酒楼上一扇开着的窗子笑道,喏,就是那人了。唐寻苦顺着往上看,一女子云鬓迤逦,临窗而坐,正旋开口脂筒,用小指蘸着口脂往唇上涂抹,无需镜子,一勾一画再一抿,竟丝毫无忌于此处是繁华大街,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中人问他,怎样?唐寻苦也回了一笑道,果然非同寻常。话音还未落,就见一只梨核抛了下来,正中王斌肩上,他们听见上面的古玳犀喊道:“还不快上来?”,一喊之下,引得街上有不少人争相往上看,唐寻苦听见旁边有人讶异问:“这是平康坊哪家的?”话一说完,更多的人好奇地仰起脖子,一时间楼下之人十有八九都仰着脸去寻。古玳犀大概是觉得这场景好玩,不由倚着窗子嗤嗤笑了两声,接着“喀”一声猛地关了窗子。楼下好事者随之遗憾地“嘿”声做散。

唐寻苦没见过这架势,看的眼都直了,王斌拍了他肩膀才回过神,问道如何,唐寻苦点点头:只此一面,已有非常之意。他心里想:说不准是个奇女子,这人是注定要见一见的。世人皆好传奇,唐寻苦也不能例外。上了楼,当面落座,四目交接,三言两语,竟然是一拍即合,王斌掏了文书契约,唐寻苦签了名姓,古玳犀一瞥,便道:这名字有意思。旧寻苦,今始欢。倒也是个好彩头。说着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姓,唐寻苦看了眼,也道:玳犀皆珍宝,兼之其古,也是个好名字。古玳犀笑笑不以为然:本行当中人命最贱,唐公子日后便知了。唐寻苦听她这话里有几分轻死生的豪气,也不在乎,倒觉得这人越发看来与众不同,巧的是唐寻苦生平就爱这与众不同,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同样制式的千机匣,他非得要刻上点东西或者画个花纹,师父曾摇着头说他将来恐怕是成也此,败也此。做人故意寻出挑,不是好事。唐寻苦当时嘴上应着,心里却想若是做凡夫俗子有什么意思。他往日里也爱看些传奇本子,听些故事,自知虽成不了一代大侠,但出人头地还是可以的。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名马日后会有,美人业已齐了,怎么想怎么高兴,于是找了个时间又请了那牵线搭桥的师兄一顿酒席。


评论
热度(11)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