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两天三条手链,半个簪子差米珠流苏就完,全都是毕业礼物,带着上了车,不敢哭,因为害怕过个几天就得回来办理啥东西交啥材料,到时就很尴尬了。
舍友这厮还要我再给她做条手链。
想断绝父子关系。
手抖宛若帕金森,指尖一层皮,等都做完再说剪指甲吧。复习跟做手工交叉来,非常充实,以至于都不想填坑。
有空拍图吧。

评论
热度(2)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