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这个维族人唱歌啊,特别是男性,在空荡走廊里忽然起兴,没有伴奏,就一个人唱,调子特别长,你也听不懂歌词,但总觉得不是快乐的内容,配合窗外重重山影,非常有异域苍凉的美感。

评论
热度(3)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