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近日

今日复习文学史才看到,原来《卧虎藏龙》电影根据王度庐的鹤铁系列小说改的,大概是只截了《卧虎藏龙》这一部。我手头现当代文学三十年,对王度庐啊还珠楼主,白羽评价还挺高的,尤其是白羽和还珠楼主。赞还珠楼主文里的精神,气势宏大和白羽写现实江湖的窘迫。也是难得。从解放区文学后面接这么一段,着实调剂。
搞得我很想摸鱼去看。但是又没时间。

陆陆续续的填着点绛唇。非常喜欢古玳犀了。写古龙檀也很好玩,尽量写出这个人的威压。对古玳犀和陆兰一是一种家长威压,对外面是一种凭本事的傲慢。斜枝旁逸有很多,但不愿意砍。某些地方联动到听说前方有副本里。尽量写尽量写。

附:自习教室里的小情侣,甚于害群之马,甚于耗子屎。
另:为了转手青盒子,我都快成我们服交易群的段子手了。究竟当初为什么要买青盒为什么为什么啊?!

评论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