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为了工作正在找各个佛教的资料,看到龙门突然一拍大腿,狄仁杰电影里,龙门这个架势应该是被海泡了吧……别啊!老怪给挪个地方啊!龙门啊!那可是龙门哎!这么大个佛佛,大家搁这儿的,不能泡了啊!

看到龙门夜景的那个灯光,稍微哽噎了一下。有点惊悚。但是想想看,搁在以前的佛像如此五彩斑斓,晴天时应该很远就能看到,那该是多么震撼的景象,毕竟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高楼大厦见得普遍,稍微有点高度的东西,应该都很容易造成视觉上的震撼。

目前去过的佛窟:莫高窟,麦积山,云冈。四大天王有五位,四大佛窟可能也有五个吧……这种冷笑话梗哈哈哈哈。老实说,看佛像还是挺有意思的,我个人喜欢逛庙的,新建的庙不是很喜欢,倒是去过法门...

人间烦恼事之一:新开一盒方糖,你要如何不损伤一块的取出来。
而且拿空了一层后,下一层又要重复一遍这样痛苦的过程。

见到一个白化病,小孩子大概三四岁,非常可爱。裴东来小时候也很可爱吧。上学时也见到过白化的同学,男生,上课路上见到很多次,大家也没什么不同,该说笑什么的还是说笑,他大概三四个朋友一起跟他吵吵闹闹的骂老师讲课稀烂。只不过白化病人似乎长得相似,可能人白,眉毛淡,看起来差不多了。

我便如嗜血的苍蝇一般,围绕在各处八卦的尸体上,瓜的汁水愈甜,我便愈快乐。表面上我不动声色,评论一句,吃瓜。实际上抱着反转啊!大锤捶死啊!等各种暗暗期盼更热闹点的卑劣心态,它既是好奇促生的,又是看客劣性的浮现。这样的我,与食腐秃鹫又有何区别?难道天//zang 台上的秃鹫就要比野外的更加高贵吗?不,没有区别。甚至不如秃鹫,它们毕竟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是为了活下去。而我只是满足“围观”的欲望。

看抖音里,会有种种对白选段。这种视频有一类发布者令我觉得有趣。那是一些小孩,用芭比娃娃来代替真人出演。我揣测他们可能更喜欢安静的自己一个人玩耍,倾向于独处和内向。甚至我怀疑他们都有会成为作者导演编剧的天赋。喜...

一位很机灵的少数民族小哥,我问他你是什么族,他说我是中华民族嘛。
坐车看到一位中年女子,较为丰满,头发烫染,身上穿的红绿交织,最引人注目是十个手指每个都带了一个戒指,金的玉的琥珀的,仿佛指套。怕打人时疼死对手。
一老太太,衣服花色纷繁,大红大紫不必说,最有趣是带一红毛线帽,侧面缝一朵毛线织的玫瑰花。想必极其爱这顶帽子,毛线花已经洗到变形。
狗猫等宠物,看别人养,觉得最可爱不过。
今年过节新买杏色羊绒大衣一件,母亲回家从衣柜里找出一件款式颜色极似的,言二十年前她自己买的。感慨万分。年初一与母亲分别穿上大衣,亲子装。
见一狐毛镶边水貂披肩,穿戴颇有民国风格。始知皮草配大白钻石,确实匹配。貂毛狐毛颜色深重,毛...

思索了很久我在高中注册的36雨账号是啥。
试了很多发觉,应该是个非常矫情中二玛丽苏的名字。但是没有试验能否登录上。突然就不想登录了。然后乐呵呵地打开了同样是高中时收集的文包。
仿佛从英汉大词典里翻出两张粉票。
又好比恶龙下雨天在洞里数金币宝石。
霹雳的文包,那可真是……海了去了哈哈哈哈。累得慌。
以前彪啊,以前看文包那是真的一篇篇都看过去,雷也看,最后学聪明了,不忍了,开头不合眼受不了退出来立马就删。大浪淘沙,沙里淘金,总能有所惊喜。但霹雳不一样,霹雳同人基数大,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找死挑战。
这么多年了过去了,我仍旧没有看完我收藏的霹雳文包。
但我闲得没事的干,这么多年来依旧乐于孜孜不倦的收集新的文包,可打...

少年时代奉为缪斯女神的三位,如今最后一个也已退下神坛。出走的出走,消失的消失。对此我并不遗憾和惋惜,我明白万事万物没有不变的,可我将在心里永远保留与她们初遇时的模样。从此以后,很难再有什么人会被我奉为女神,毕竟少年时“惊为天人”的震撼只有一次,逝者如斯夫,我再也踏不进去啦。以后我只是对着记忆中模糊昏暗的影子进行祈祷,香烛不灭,供奉不断。

书店半日兼近日琐记

深刻感受到自己体能不行了,在书店站着看两个小时的书,回来腿累的不行。∠( ᐛ 」∠)_【也有可能是路上走了一段的缘故】
本来目的是买文学史,是的,我个勺子……我居然忘了我自己寄回家几本文学史,美滋滋以为全了,结果到家发觉少了第二卷。
当然,书店没有。倒是有相关的考题解析【???】
最后我买了两本关于吃的书。《山家清供》和《食宪鸿秘》古人的吃法,还是挺有趣的。推荐有兴趣的可以买来读读,同系列还有本《香奁润色》也挺好看,各种化妆品古方,据说有人跟着制作还是成功的了。
说到有关吃的书,我印象最深刻是殳俏的《元气糖》和《吃吃的笑》写得人发饿,诙谐幽默又描写的色香味俱全,可以说很厉害了。
书店里看书的人其实很多,...

近日

今日复习文学史才看到,原来《卧虎藏龙》电影根据王度庐的鹤铁系列小说改的,大概是只截了《卧虎藏龙》这一部。我手头现当代文学三十年,对王度庐啊还珠楼主,白羽评价还挺高的,尤其是白羽和还珠楼主。赞还珠楼主文里的精神,气势宏大和白羽写现实江湖的窘迫。也是难得。从解放区文学后面接这么一段,着实调剂。
搞得我很想摸鱼去看。但是又没时间。

陆陆续续的填着点绛唇。非常喜欢古玳犀了。写古龙檀也很好玩,尽量写出这个人的威压。对古玳犀和陆兰一是一种家长威压,对外面是一种凭本事的傲慢。斜枝旁逸有很多,但不愿意砍。某些地方联动到听说前方有副本里。尽量写尽量写。

附:自习教室里的小情侣,甚于害群之马,甚于耗子屎。
另:为了转手青...

漫杂胡乱

衣服大的文啊,只想说,是个尤物啊!妙哉!
文字这东西真有时候分地域的啊,张爱玲的风骨就在里面,还套了鲁迅在里面,令人羡慕,我觉得
我这辈子是写不出那种上海风情了,以前年轻气盛还觉得自己能搏一搏,现在看几乎要沦落到画虎不成反类犬了。我,四处跑,就是想多见点,跟海绵似的,吸点不同地方的风韵,结果跑的地方没有一个洋气的,看来是跟洋气无缘了。莫言也学不出来,离乡土太远,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很尴尬,不上不下卡在中下,悬空着。加入社团后很快就发现,人生长的环境对笔下文字深刻影响,至少是最初创作的作品带的烙印很深。你让他们写都市繁华,写出来都是臆想。根本不行啊。
写长点的文,宛若织锦缎,一寸一寸的,真的,打开文档,...

从小到大住我家楼下的发小,搬了新家还在楼下。上大学后就一直没有啥消息,也没有见到,听闻是学的中德合资专业。我每次放假回家都要问父母你们最近有木有见到她?你说她在家么?她都干啥呢?怎么什么动静都没有呢?简直挂念成神经病了。
然而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发小和她父母现在,正在吵架,声嘶力竭地喊,她生气时的声音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变一点都没有。

我有点百感交集,在这个清梦被扰的年夜凌晨两点半。

1 2 3 4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