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狄尉无差】正溯流光

本来想攒攒再发,后来一看,别攒了,干脆直接发吧,唠唠叨叨感觉还有好多字才能完结【躺平】

本章起初是听费玉污《南屏晚钟》写的,如果觉得哪里不对,都是BGM的错。

改了下电影剧情,静儿先去大理寺宣的旨见到了裴子,宣完晚上去接老狄出狱,第二天带着老狄去见阿武,晚上投宿四方馆。

我居然!忘打tag了!过了两天才发现!

——————————————————————————————

    裴东来这个名字,上官静儿实际耳熟的很。

    宫里有个榜单,上面写的都是洛阳城里各家公子名姓。本来是贞观年间宫里女官们闲得无...

【狄尉无差】乱溯流光+不溯流光

诚如标题,我写得很乱,也很绝望。怀疑人生模式上线【想黄河想大明湖

我已经任性地不想写了,所以也没查错字语句啥的……两章合一起发,勉强看起来字数多一点

从根源上逼沙陀吐了便当,我的理解是没有沙陀也会有土陀木陀人工石陀来捣乱的,反正阿武登基之路坎坷啊。

红白师徒设定 

——————————————————————————————

麟德年间,大理寺有三个笑话,一是尉迟真金起名,二是尉迟真金写诗,三是狄仁杰说笑话。

尉迟真金起名水准裴东来后来才见识到,名马宝刀,一个叫“飞毛腿”一个叫“脱手刃”也是没谁了。关键是连流星锤香薰球也不放过,流星甲乙丙丁的一路下去,天干地支能给你凑齐一甲...

【狄尉/尉狄无差】缀溯流光

红白师徒设定,狄尉无差,接前篇:续溯流光

本篇别名:裴东来吃鸡


另外想说通天里,说给狄仁杰的官服是他八年前还在大理寺的,这就跟历史BUG了,不管了,我按老怪千疮百孔的设定走……狄仁杰你就老老实实地为大理寺奉献青春燃烧热血吧!为大唐健康工作50年!

—————————————————————————————

之前说过裴东来的舌头是尝不出好坏的,他只能说:菜咸了淡了辣了,再精妙些的,或者说是“品”,他就废了。尉迟真金为此惋惜道,白带你吃那么多好的了。

凡事都有例外,唯有一样东西裴东来能品出高下,就是烧鸡。

事要从头说起,从头说起的话就要裴东来把记忆回溯到很多年前,那年上元他认识了一...

【尉狄/狄尉无差】续溯流光

红白师徒设定,溯流光的续,继续我们的裴东来回忆录

这就是随时想起来就随时写,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的系列

我隐隐觉得有bug,但是不知道在哪里,乍看上去似乎哪里都不对,算了,洛阳都有海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这篇似乎副标题可以叫做“得成美眷何辞死”

盆友们!既然我不会炖肉,那就吃饭!

——————————————————————————————


大理寺卿,尉迟真金,堂堂三品官员,年少成名,朱发紫袍,武功高绝,相貌英俊,品格高洁,正是我大唐一代有为好青年。

然人皆有苦衷,尉迟真金也不例外。

他有一个对于他这样刚烈英勇的人物相对而言难以启齿的爱好,...

反正洛阳都有海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三刷神都和通天后的一点感想。
我来挖掘一些细节…可能配图食用更好,然而我并没有图…
1.他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首先是狄仁杰神都时第一次入洛阳,那个城门应该和通天时静儿和他一起骑马,说是来伺候他那个门是同一处场景。城门旁的树都是合欢树。
看得我好神伤…

2.小心思
银睿姬给狄仁杰那块布时,看表情狄仁杰我觉得狄仁杰已经看出了雀舌二字。而且在这时,布还是乱叠的,但也非原始写上字的状态。之后给鱼翅时,很明显狄仁杰已经把布重新叠成整齐的方块,无疑加大了破解难度,然后他就乐呵呵地看着鱼翅…幸好鱼翅也挺聪明,我就一直揣度狄仁杰此刻的笑意是啥子意思哦!
嗯,很好,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划掉】
狄仁杰好腹黑哦。

3.三角形
两男一女...

【狄尉/尉狄无差】溯流光

无差,摸鱼复健,红白师徒设定,本来想起个古典魅惑动人文采斐然的名字,然而我现在觉得直接叫裴东来回忆录都不错【咸鱼.jpg】

———————————————————————————————

裴东来有一个习惯,一但陷入静谧的黑暗中,他便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到过往的种种回忆之中,溯流而上,一次次追忆到他与尉迟真金,与狄仁杰初遇的时节。然后,泛舟而下,桨击空明,往事在小舟周围流淌过去,时而快如白驹,时而缓如蜗龟。

裴东来是自“镇灵神宫”中救下的祭品。一群邪教徒,聚起来装神弄鬼,在南疆搞得动静太大,以致上达天听,引得大理寺一干人等前来踢了馆子。

他是白子。古有白鹿,白龟,白什么玩意儿,皆视为祥瑞。可...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