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补完了xxxholic动画
虐到了。必然的。越想越觉得悲怆。怎么说来着,什么什么的大欢喜,这里是沉默的大悲恸。
看完想听吴奇隆版的《梁祝》
无言到面前,与君分杯水
清中有浓意,流出心底醉
不论冤或缘,莫说蝴蝶梦

莫说蝴蝶梦啊。庄生晓梦迷蝴蝶。现世为梦,夜梦为真。
要是写这个的同人的话,题目就叫《蝴蝶梦》好了。

评论
热度(6)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