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重看《陪君醉笑三千场》,顿时觉得自己写的是什么玩意儿啊……颓然,真是珠玉在前,我连狗尾都算不上。
娇弱状扑倒在地上,嘤嘤嘤……
再也没有超过这篇文的了吧,阴阳师同人里。

评论(6)
热度(1)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