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不太好渡,又被打回去了
白发松龄蒲团卧,枕上长栖梦里貘
||历山焚酒书人||写罢诗文命便休 ||
石榴的颜色即是死亡
隐形多年李贺吹

啧,阴阳师每次看源博雅那张小脸,总觉得青葱得很,才十六七的小少年,比晴明还年轻还小,晴明倒像是二十出头的社会青年,不是,二十出头的阴阳师。总之,每次看博雅总想尖叫好可爱好可爱!战斗开始前召唤时那语气,跃跃欲试,又透露着一股不屑,大有“都一起上吧,我赶时间”的感觉。御魂要我觉醒需要我博雅很忙的呀嚯~全然忘了这人是长秋卿,是雅乐仙,是殿上人三位,只剩下一股子生鲜气息,活力四射,踢踢踏踏,鲜衣怒马。想想也是,这人心心思纯净,什么也不多想,也不用多想,降格为臣,宫廷斗争是无关了。又是皇室贵胄,前途也不至于潦倒。风雅之事虽不能样样精通,但是特长突出。有什么好担心的好烦心的啊。除了游戏里设定失踪的妹妹,源博雅人生顺遂得是一帆风顺都赶不上的。
这样一个人,简直身上带着光,带着电,噼里啪啦,刀削斧砍地劈开晴明的世界,好不讲道理地就闯进来了,还浑然不自知,一片无所畏惧。我不知道晴明怎么想,看惯了魑魅魍魉,忽然闯进这么一个纯粹真挚的人,还说要做朋友,换我简直要惶恐一下,怕是假的,怕是虚的。做朋友做到两肋插刀,算是世间少有,但好歹也是有,要弄成生死相随不离不弃,还非说是朋友,旁人看了是着急,做鸟朋友,直接耍朋友好伐?
干脆点,你变成狐子我变成狼一溜子弯弯上山岗。

一想到,一想到源博雅,十六七岁,少年郎,五陵少年争缠头、铜驼陌上集少年的那个岁数那个感觉,背着弓,红黑金色的衣服,哒哒哒,骑马也好,走路也好。忽然兴起,不走门,翻墙跃到老樱树上,簌簌震落无数花瓣,惊得树下之人昂头去看,然后我的源博雅,拨开花枝,从粉云霞雾花雨里露出一张朝气蓬勃的脸来,冲着树下人微微一笑,似乎千言万语都融进这一笑里,说什么都是虚的了,山盟海誓结发百年,抵不过这一瞬,十分英俊,百分真挚,千万分的有缘。

我都快要嫉妒死晴明了。

评论(12)
热度(122)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